古代茶里加花椒、生姜、葱花,能好喝吗?

现如今,饮茶的方式主要有清饮和调饮这两种。在大众的印象之中,调饮是现代的产物,古人们一直都是清饮。其实不然,古人早就试过调饮了。
茶有些功效,最早是药用,其次便是食用。三国时期的《广雅》中就有“荆、巴间采叶作饼……若饮,先灸令色赤,捣末置瓷器中,以汤浇覆之,用葱、姜、橘子芼之。其饮醒酒,令人不眠。”的记载。说得就是将茶掺和葱、姜、橘子、薄荷等调料,在锅中煮成粥状。
粥饮和羹饮从商周开始,到秦汉两朝已经非常流行。

西北秦汉人民喜食肉,消食解腻的“茗粥”便广受欢迎。试想一碗羊肉汤,调以茶叶,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泡馍。。。不对,羊肉泡茶就出锅了。三国及以前,茶还是用来做饭的,人们将茶视为一种有特殊功效的佐料。而魏晋开始,茶才慢慢作为一种饮品走上历史舞台。
那么,古人们都是如何调饮的呢?小编特意翻阅古籍,找了几种记载在古籍中的古代调饮法,一起来看看吧!

茶+葱+姜+枣+茱萸+薄荷
陆羽《茶经》中记载:“……或用葱、姜、枣、桔皮、茱萸、薄荷之等,煮之百沸,或扬令滑,或煮去沫,斯沟渠间弃水耳,而习俗不已,于戏!”葱、姜、枣、桔皮、茱萸、薄荷等物与茶放在一起煮沸,或者把茶汤一再扬起煮得更加沸腾,以求汤滑;或在煮的时候,将茶沫去掉。
但这些方法煮出的茶汤,在陆羽看来就如同倒在阴沟里的废水一样不堪饮用,根本就不好喝。
茶+姜+桂+桔+枣
陆羽《茶经七之事》引《艺术传》曰:“敦煌人单道开,不畏寒暑,常服小石子,所服药有松、桂、蜜之气,所饮茶苏而已。”
东晋时期敦煌人单道开,不畏寒暑,常服小石子,常服用有松、桂、蜜之气味的药丸,饮用一种将茶、姜、桂、桔、枣等合煮的名曰“茶苏”的茶饮。据说单道开就靠饮用这些东西,闭关苦修七年之后,能达到昼夜不卧,日行七百余里的境界,一百多岁在广东罗浮山圆寂。 

但这毕竟只是传说故事,切不可当真,再怎么饮茶也不能不吃饭。
茶+酥油+花椒
《李邺侯家传》:皇孙奉节王好诗,初煎茶加酥椒之类,遗泌求诗,泌戏赋云:“旋沫翻成碧玉池,添酥散出琉璃眼。”奉节王即德宗也。

唐代李繁《李邺侯家传》记载:皇孙奉节王喜欢作诗,起初煎茶要加入酥油、花椒之类,赠给李泌求诗,李泌戏赋一首“旋沫翻成碧玉池,添酥散出琉璃眼”。
茶加酥油的组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颇有名气的酥油茶,但花椒加进去,麻麻的口感不知道会不会好喝。
茶+葱+姜+橘子
《广雅》云:“荆、巴间采叶作饼,叶老者,饼成,以米膏出之。欲煮茗饮,先炙令赤色,捣末置瓷器中,以汤浇覆之,用葱、姜、橘子芼之。其饮醒酒,令人不眠。”
荆州、巴州一带,采摘茶叶制成茶饼,叶子老的,做茶饼时,要加米糊才能制成。想煮茶饮用时,先烤炙茶饼至呈现红色,捣成碎末放置瓷器中,冲入沸水浸泡。
或放些葱、姜、橘子拌着浸泡,喝了它可以醒酒,使人兴奋不想睡,有饮酒喜好的茶友不妨试试看,就是不知道效果是否真有这么好。
茶+花椒+姜+桂皮
唐代樊绰《蛮书》中记载:“茶出银生城界诸山,散收无采造法。蒙舍蛮以椒、姜、桂和烹而饮之。”
据考证银生指的是当时南诏国的银生节度,其治所就在今景东县城,银生城的茶应该是云南大叶种,也是普洱茶种。
他们将普洱茶与花椒、姜、桂皮一块烹煮饮用,这三种都是带有辛辣味的调味物,虽未饮用,但估计茶汤的滋味离不开辣这个字。

以上就是部分古籍上记载的古人调饮法,感兴趣的茶友可以跟着自制,尝一尝古人的调饮茶滋味如何!
来源:茶贵人
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

版权声明:
作者:山木茶香网
链接:http://www.jingmaicha.com/puer/27807/
来源:山木茶香网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 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